跳到主要內容

《茱斯蒂娜》

Designed by Philippe Chéry and engraved in intaglio by Antoine Carrée

拉・杜布瓦:「對於那個再也沒有什麼原則的人,恥辱算得了什麼?一個人超越一切,榮譽只不過是偏見,名聲只是幻覺,將來只是夢想,那時不管死在這裡,或者死在牀上,還不是一樣的事?世界上有兩種壞蛋:一種是靠巨大的財富和名聲使他免於這種悲劇的結局,另一種是被逮住後不躲避這種結局。後一種出身貧苦,如果他聰明的話,他的眼裡只應該有兩樣東西:錢財,或者絞架。如果他成功了,他得到他希望得到的錢財;如果他得到的是絞架,他本來是身無長物的人,有什麼後悔可言?」

……「法律對所有壞人一點作用也沒有:法律管不到那些有權有勢的壞人,幸運的壞人逃脫了法律的制裁,最不幸的壞人除了利以外一無所有,法律對他是沒有什麼可怕的。」

茱斯蒂娜:「您相信上帝的法律會在一個更美好的世界裡等待著在這個世界裡不害怕罪惡的人嗎?」

拉・杜布瓦:「我相信假如有一位上帝,人世間就少了一點壞事;我相信如果世間有壞事,就是因為這些壞事是這個上帝所需要的,或者是他能力不夠無法阻止的。既然如此,我就不害怕一個既軟弱,本身又壞的上帝了,我敢大膽地冒犯他而不害怕他的懲罰。」——《茱斯蒂娜》Les Infortunes de la vertu╱薩德Marquis de Sade (1740-1814) 

坦白說,讀了《茱斯蒂娜》後,覺得薩德根本就不是什麼情色文學或SM祖師爺,他老爺正經八百地更像位道德學家或哲學家吧。他的小說雖然超越了禁忌的藩籬,道人不敢道,想人不敢想,小說人物還三不五時脫口瀆神或帶出濃厚無神論意味的閒話家常,但我無法依此便斷定他是絕對的無神論者,只能說,他服膺於理性,而不只是慾望的天馬行空。

● 圖為1791年出版的Justine, ou les Malheurs de la vertu一書的卷頭插畫,中譯版為《淑女劫》。《淑女劫》為薩德依據《茱斯蒂娜》再進行添補編寫的版本。圖中的情景為美德女神被代表慾望、反宗教信仰兩者環繞、威脅。

留言